忍者ブログ

相思如風

福岡屋頂花園開啟隱秘世界

小時候,姥姥家住的是平房。那時常常一個人坐在院子裏,摸摸家中狼狗的腦袋,努力仰起頭看著外面的世界。目光越過屋頂,可以看見稀疏草葉搖曳著的影子,我當時不懂屋頂上為什么會有野草生長,只是那一點遙遠的綠色就像是自由與夢想的味道,引誘著年幼的我的心。後來長大了一些,但是小時那種恍恍惚惚的心情卻一直保留了下來。直到過了很多年,在福岡,看到呈台階狀的屋頂花園時,小時的記憶猛地蘇醒,砰的一下,在心底膨脹成了綠色的向往,推動著我走入那一片屋頂花園,也走入隱秘的我的世界。 

會呼吸的建築

正面看去,ACROS福岡屋頂花園像柔和的綠色山丘,把反射著光芒的玻璃幕牆揉進草木之中,樓前的草坪修剪整齊,周圍栽有樹木,有行人悠閑的踱步,也有衣著考究的上班族匆匆而過。而樓旁則是狹長的水道,河面平靜微皺,連迎面撲來的風都是清清涼涼的。在充斥現代感的都市中心看見這一片花園,就像遼遠海面上的一點小島一樣,是可以充當避難所的存在,令人驚喜而充滿好奇。

整個建築的1/4都為地下空間,餘下的3/4便呈台階狀排列,共有13級,包括寫字樓、商店與交響樂演奏禮堂等公共設施。混雜的植被覆蓋台階的表面,將光與影、鋼筋與綠色自然地連為一體。整棟建築似乎是活的,隨著陽光的灑落與風的吹拂輕輕起伏,伴著平穩的呼吸聲,可以讓人靜下心來。

我沿著台階之間相連的緩坡走上去,草木自由而狂放地生長,不由讓人想起蕭紅描寫鄉下老家的蔬菜:“黃瓜願意開一朵花,就開一朵花,願意結一個瓜,就結一個瓜。若都不願意,就是一個瓜也不結,一朵花也不開,也沒有人問它。”在屋頂花園,個體雖可以順其自然地生長,整體的設計卻細致而規矩,正如自然與人工巧妙地結合。站在最高處的第13級台階望下去,濃濃淡淡、層層疊疊的綠色撲面而來,周圍一下子變得很靜,街道與來往的車流都變得很遙遠,我盯著周圍一棟建築的小窗子發呆,不知道裏面的人會不會也在望著都市中這座綠色的山丘。

讓植物自由生長

ACROS福岡屋頂花園建成後,並沒有進行過人工灌溉,而是憑借巧妙的設計順其自然,聽乎天時,讓植被在上面自由生長,管理人員也不會施肥或添加農藥。每當鳥兒飛過天空,在屋頂花園歇腳歌唱,都會傳播草籽與樹種,現在,屋頂花園樹木鬱鬱蔥蔥,草葉隨風起伏,植物種類豐富而多樣。屋頂花園的設計遵循“花鳥風月的山”這種頗具日式園林色彩的理念,隨著季節的變化,這些草木會呈現出不同的色彩,春山、夏蔭、秋林、冬森,富有層次與美感。

在美國精神的奠基人安·蘭德的小說《源泉》中有這樣一段話:“是你要住的房間決定了它的外形。主體之間的關系是由內部的空間分布決定的。而裝飾是由建築手法決定的,它強調房屋設計所遵循的原則。你可以看出,每一個重心、每一處支撐點都符合這一原則。當你看著這座房子的時候,你的目光穿過的是它構造的過程,你能看懂它的每一個步驟,你看見它日漸升高,你知道它的構造和它所存在的理由。”ACROS福岡便是這樣的一個整體,不是先有了屋頂,才有花園,而是從它誕生的一刻起,它就是完整的、自然的、美的,設計師賦予了它生命與溫度。

日本的設計與其他國家相比,具有一種突出的民族性,在屋頂花園中也是如此。他們將日式園林搬上屋頂,錯落的草木、隱秘的台階與花鳥風月的獨特韻味都為其增添了一份禪意。日式園林講求簡樸、清寧、含而不露,重視對自然的提煉、濃縮,從而表達意境,領悟人生。ACROS福岡屋頂花園雖在形式上融入了很多西方色彩的元素——開闊的設計與方正的台階,但它的理念卻是完完全全的日本內核——實用、簡單與和諧。

屋頂上的日式園林

當我發呆的時候,有一個女孩也默默地爬上來,獨自一人,像是剛從校園進入職場的上班族。她看起來有些沉默,望著遙遠的街道和行人出神了許久。明明是很好的天氣,可是屋頂上只有我們兩個人,鳥叫聲、風吹枝葉的沙沙聲,還有從遙遠世界傳來的車笛聲把我們包裹住。空氣是粘稠的綠色緩慢流動,時間仿佛靜止,那一刻,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,我又重新變成了那個兒時數著屋頂雜草的小女孩。

其實,在日本還有很多這樣的屋頂花園,它們位於百貨商店與學校頂樓,或多或少都帶有日式風格:微縮山水、石頭小品、小徑與涼亭,有的花園中還設有小神社,配備洗手處與觀景台,在喧鬧之中開辟出一個隱秘而寧靜的小角落,讓繁忙的上班族可以歇憩。來到這裏的人像共享著一個秘密,見面、談天、發呆與吃便當,享受難得的個人時光。

從福岡歸來後,我在陽台上放了很多盆花花草草,綠蘿從窗邊垂下來,三角梅盛開,建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綠色小世界。我已經喜歡上了在陽光很好的午後躲在這裏看書的感覺。

細細想來,其實這種城市綠化的方式在我的老家也十分常見,只不過都是樸實之作,比如野草搖曳的平房屋頂,爬滿爬山虎的教學樓牆壁,抑或是搬入樓房的老人家離不開土地,在樓頂天台偷偷攢的小菜園。這些年我們在推行綠色與生態的理念,可是性格中那種與生俱來的對土地的依戀被忽略與淡化了,真正的細節被埋藏在老人搬上屋頂的一箱箱泥土裏。

也許有一天,當鋼筋水泥的都市能夠給草木一個莽撞而自由生長的空間,我們學會與它們分享土地、陽光與空氣,才真正能收獲一個隱秘而安靜的靈魂居所。
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カテゴリー

P R